丝瓜视频二维码直播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同时被吵醒的还有尉迟静柔,不过,她只是睁眼看了李小闲一眼,就又把眼睛闭上了。

没等李小闲说话,对面的刘静立刻就说:“李小闲,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可我实在没人可找了。”

听出了刘静话语中的焦急,李小闲立刻就问道:“刘教官,什么事?”

“不是我,是朱莉莉,她被人打伤了,伤势很严重,医生说她可能下不了手术台。”

李小闲很想说这种事情,他也帮不了忙,可是在想到刘静说话的语气,于是就改为:“们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我们在市二院急诊手术室。”

挂了电话后,李小闲拍了尉迟静柔两下说:“训练中心的教官被人打了,我过去看看,车我开走了。”

“这跟有什么关系?”

“被打得很严重,好像不行了,让我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乐于助人了?”

“是我的教官打来的,我可是在她手底下学习呢。”

五月花季女孩

“嗯,知道了。”

见到刘静的时候,她正在手术室门口不断地来回走动,双手抓在一起不停地搓着。因为就只有她一个人,所以,那里显得很是空荡。

看到李小闲,刘静立刻就迎了上来。

“怎么了?”

李小闲很是奇怪,竟然没见到警察。虽说她们也都隶属于警方,可毕竟不是处理案子的警察。

“是这样的,朱莉莉的弟弟在外面欠了好几百万的赌债,还把家里的房子抵押了出去。要债的上门后,她的父母被逼的寻死。于是,她就去打黑拳赚钱给弟弟还债。第一天赢了一场,可今晚的对手太厉害,她直接就被打倒在擂台上。黑拳主办方派人把她送来的,医院说她的脾脏被打碎了,肠道也受损得厉害,器官也衰竭得厉害,医生说她可能下不了手术台。”

“她找是为了——”

“她不敢跟她老公说,就然我陪着,假如有事,也能照应一下。”

“一个搏击教练,竟然敢去打黑拳,也不知道她的脑子都是怎么想的?”

说着,他的话锋一转:“HF市也有这种场子了?”

见刘静不说话,李小闲紧跟着又说:“还没通知她的家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么大的事,都不通知她家人,能瞒多久?”

刘静忽然抓住李小闲的手臂说:“的医术这么好,有没有办法保住她的性命?”

“我又不是神仙,没本事给她把受伤的内脏修复好。”

见刘静的目光瞬间变得黯然,他紧跟着又说:“如果手术后,她还活着,我可以给她施针,尽可能地保住她的命。”

其实,他可以在手术的过程中帮上一些忙的。不过,这种事沟通起来太麻烦。如果朱莉莉的伤情太过严重,他要是出手了,医院到时候未必就不会把责任推到他的头上。因此,他本能地作出了相对稳妥的决定。

可刘静不想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于是就说:“要不这样,我们去找人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让先进去。”

“还是等着吧,医院方面根本就不可能答应的,而且,我们这么做还会干扰到正在手术的医生。”

说着,他的话锋一转:“我认为还是立刻通知她的家人,免得见不到她最后一面,到时候,还是罪人。”

刘静也意识到瞒着的后果,立刻就拿出了朱莉莉上擂台之前交给她的电话,翻出她丈夫的号码拨了出去。

挂断电话后,刘静的脸色更难看了。

见李小闲看着她,立刻就说:“对不起,这么晚了,还打扰。”

“这证明心底把我当朋友的,不然,怎么可能会想到我呢?”

“朋友?可能吧。”

刘静显然不认可李小闲的话,不过,她也没有明着表示异议。

“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弟弟呢?”

“跑了,不知所踪。”

“这个朱教官也傻得够可以的,直接把父母接到自己家里生活,跟那个弟弟彻底划清界限不就完了?拿命去拼太不值得了。黑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打的,她能赢第一场,纯粹是举办方给她一些甜头,否则,这种事早就发生了。”

“那些人都是禽兽,莉莉都快被打死了,可所有人的脸上都只有兴奋,大声叫着打死她。”

“真正的社会本来就是黑暗的,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肩膀能让我靠一下吗?”

“只要事后不说我占便宜。”

刘静拉着李小闲走到长椅上坐了下来,把他的左臂枕在脑后,偎依在他的怀中。

李小闲决定转移刘静的注意力,于是就说:“刚见到的时候,看到一脸的高冷,以为很难相处的。我心说,这下坏了,碰到老巫婆了。却没想到还是热心人,印证了人不可貌相那句话。”

“老巫婆?”刘静果断地抓住了李小闲话语中的重点。

李小闲立刻就知道坏事了,连忙解释说:“我就这么一说,可别在意。“

“我很想不在意的,可有人说我是老巫婆。”说话的时候,刘静立刻就杀气四溢。

“得,我收回刚才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宗可以了吧?”

“收回那句话呢?”

李小闲张口就要说,可是在看到刘静像是要吃人的目光的时候,立刻就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话。

看到他吃瘪,刘静立刻就咯咯笑了起来。由于这个时候没人,整个走廊里回荡着她的笑声。

不过,她的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戛然而止。因为李小闲突然搂紧了她,使得她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起来。

不过,僵硬只是片刻,随即就又软了下来,继而就微微侧身,反手搂住了李小闲,将脸埋进她的怀中。

“我说教官,这是在引诱我犯罪啊!”

“敢犯罪吗?”

“哟吼,这是真以为我不敢啊!”

“光说不练假把式,威胁我是没用的。”

“这可是说的。”

“是我说的。”

李小闲空着的右手抓住刘静的左肩,将其往外推了一些,然后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虽然刘静用话语刺激了李小闲,却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敢做,一时间脑子就空白了。直至李小闲的舌头叩开了她的贝齿,找到她的舌头与之纠缠,她才回过神来。

尽管她意识到这很不妥,可是男人的气息让她的身体发软。一直以来,因为她的身体原因,她和丈夫的夫妻生活始终都跟和谐无关。如果不是要尽妻子的义务,她甚至都不愿意跟丈夫在一起。还有就是,他们夫妻长期分居,原本的情感也都随着距离逐渐变淡了。

如果说这些都不能算,那么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情动了。这种情况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原本李小闲就只是想给刘静一个教训,以便让她明白男人是不能刺激的。可是刘静的反应让他欲罢不能,难怪网络上充饰着人妻的诱惑。搂着别人的老婆确实很刺激。因此,他的手可就不老实了。

当李小闲的右手深入她的衣服,自下而上抓住她胸前的一只凸起肆意揉捏的时候,刘静悚然一惊,猛地推开了李小闲。

气喘吁吁地说:“这里不行的。”

“这里不行,那就是说换个地方就行了?”虽然有些失落,可李小闲却并没有逼迫,而是打趣道。

刘静没有说话,不过,她的意思却不言自明。

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两人连忙分开,然后正襟危坐。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