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香蕉视频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小竹勾了勾唇,笑了:“嗯,我的纤儿不好惹。”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怪呢?

   明宜纤有些没好气的轻嗔了他一眼,这才道:“休息的也够了,方才还说带我去看戏呢。”

   小竹便站起身来:“嗯,京城最好的戏班子,就在易竹轩,我跟乐儿从小就在那家看戏,直到现在乐儿这丫头还是三不五时的要去看,若是看着喜欢,日后也可以跟她一起。”

   他毕竟也只有三日婚假,过了这几日,就不能从早到晚的陪着她了。

   “嗯。”明宜纤笑着点点头,满足的跟个孩子似的。

   ——

   明宜羽浑浑噩噩的回到府里,连今日刘家二少爷又睡在了别的通房丫鬟的房里都没心情去过问或者生气,只是一夜无眠,屋里的灯,亮了通宵。

   丫鬟们能够感受到明宜羽低沉的情绪,所以也都不敢轻易去打扰,连同琴香都只是守在门外。

   明宜羽怔怔的坐在屋里,那一块帕子已经被她撕的稀烂,一边撕着,还一边诅咒着:“明宜纤!我要不得好死!我要不得好死!”

   忽而,一阵冷风吹过,原本禁闭的窗户突然被风吹开。

   极品美女长发一袭清纯无比照

   吓的她浑身一个哆嗦,立马要气急败坏的喊人进来关窗户,却见窗外迅速的飞身进来三五个黑衣人,手上还都提着明晃晃的利剑,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渗人。

   明宜羽吓的“啊”的一声就要叫出声来,却还没来得及大叫出声,便被那冰冷的利剑抵住了脖子,那丝丝寒意窜上来,震慑的明宜羽声带都失灵了一般。

   “敢出声就让今日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在这里。”黑衣人声音阴冷。

   明宜羽吓的连忙闭嘴,不敢说话了,只能哆嗦着,勉强道:“,,们到底是·······”

   黑衣人懒得跟她废话:“不问也会告诉,今日得罪的是谁,就该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明宜羽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的道:“是明宜纤,是她让来·····嘶”

   那利剑在她的脖颈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鲜血瞬间蔓延出来,刺目的很,但是她也不敢叫,只能咬着唇哭了起来。

   “世子妃的名讳,也是能肆意乱叫的?”黑衣人冷声道。

   明宜羽吓的连忙道:“我,我,我错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是,是,是世子妃让们来的?”

   恐惧早已经压过了愤怒和嫉恨。

   “告诉也无妨,是世子派来的,世子原本的意思是,灭口。”

   明宜羽的腿肚子一个哆嗦,差点儿没摔下去,脸色瞬间就白了。

   “但是世子妃向来见不得血腥,所以世子吩咐,留一条命,但是世子最是没有耐心的人,从来不给别人多一次的机会,若是还认不清摄政王府世子妃是个什么样的身份和地位,我怕九条命都不够活。”

   明宜羽咬着唇,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的确没有去认清过现实,她也不愿意去认清现实,可现实摆在那里,不是她不去认,就能够过去的。

   明宜纤的身份,早已是她不可冒犯不可攀附的人,只是她一直还以为她只是从前那个小小庶女,但是一切也只是她以为而已。

   “世子要一条命,这京城真的还没人能说什么,再敢对世子妃有半点冒犯,这一剑下次可就不会割的这么浅了!”那黑衣人说罢,便冷哼一声,收剑归鞘,转身便带着另外三个黑衣人翻窗而去。

   没有丝毫的动静。

   就连守在门外的丫鬟婆子们,也没有察觉到一丝一毫的异样一般。

   只有明宜羽浑身发软的跪坐在了地上,脖颈上鲜血直流也没心思去顾及,瞳孔大张,急促的平复呼吸,那恐惧罩在头顶,久久也不能散去。

   ——

   “事情办妥当了?”小竹声音清冷。

   黑衣人跪地抱拳:“一切都妥当,世子请放心,那女人怕是也没胆子再来冒犯世子妃,若是胆敢有下次,属下立即提刀取她性命就是!”

   小竹点点头,声音很轻,却不影响威严:“那下去吧,此事,不要声张。”

   “是,属下明白。”黑衣人也十分识趣的把声音放的很低。

   他又不是不知道,世子爷八成是怕吵着里间的世子妃睡觉。

   那人退下了,小竹这才脚步轻缓的里间走去。

   现在已经是夜半时分,他也只是身着雪白的亵衣,随意的披着一件外衫而已,明宜纤还在安睡,均匀的呼吸声,看来睡的还是很沉。

   屋内只有一盏不那么明亮的灯点亮着,小竹坐在床边,看着她安睡的容颜,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笑。

   她白皙细嫩的脸上还带着些许未能散去的潮红,睡的这么沉,怕是今日又累着她了。

   一想到她承欢时的美好,小竹喉头都不禁滚了滚,又有些口干舌燥了,但是瞧着她睡的这样沉,也不忍心弄醒她,便还是忍下了欲

  望,翻身上床,抱着她安逸的睡下了。

   从前他没能遇见她,让她受了这样多的苦,他已经很懊恼,却也无可奈何,今生往后,只由着他来守护她,便可。

   不允许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明宜纤靠在他的臂弯里,睡的无比踏实,她也不知道,从前她那么浅眠的一个人,一丝一毫的动静都能够惊醒她,可如今,却能够轻易睡的这样沉,这样安逸。

   ——

   小竹的三日婚期终于结束了,这几****也带着明宜纤在京城大致都熟悉了一遍了,明宜纤过的也自在。

   现在他要开始上朝办事了,自然不能常常陪着她,香梨便干脆让她去帮忙做生意去。

   按理说应该让她帮忙管家,但是王府里实在没多少人,最多也就是跟其他的名门贵族来往走动之类的事情要管,香梨觉得没趣都丢给若兰了。

   明宜纤便也跟着她学做生意。

   “会算盘吗?”香梨一边说着,便在算盘上拨弄了一下,珠圆玉润的纤纤细指拨弄之下,算盘珠子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明宜纤有些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