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官网app网址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天心儿本能地就要为李小闲辩驳,可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就问道:“们找我的目的是什么?不会是想要我帮们追杀他吧?”

说完,她就死死地盯着两人。

程颢立刻就接过话说:“李小闲杀害大长老,已经被暗殿列为通缉目标了,难道想违背暗殿的意愿?”

天心儿忽然想到了对中国修者界有大恩的黄思源,她好像明白了,于是就问道:“是不是黄思源指征李小闲杀了大长老?”

没等两人说话,天心儿紧跟着又说:“原以为他还算是磊落,却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小人,我们在秘境中相遇,他在跟李小闲的公平一战中输了,原以为他会把心思放在下一轮竞争上,却没想到他竟然会用这么龌龊的手段。如果大长老真的死了,那也肯定是他干的,就算不是他,也跟他有关。”

程颢要说话,却被羊舌永修阻止了,随即就说:“请不要妄加揣测,我们既然找到,自然是有证据的。”

明白了对方来意的天心儿立刻就说:“李小闲是我男人,想让我帮们根本就不可能,既然们坚信黄思源的一面之词,认定事情是他做的,我天家退出暗殿,们自己玩吧!”

“说出来的话是要负责的,能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就是警察抓到嫌犯,也会给嫌犯一个自辩的机会,们可倒好,只凭一面之词就给李小闲定罪,我不看好暗殿的未来。与其这样,还不如早点退出的好,免得被们给坑了!”

羊舌永修正要说话,却被程颢抢了先:“这么说是铁了心维护他了?”

“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我这样说话?”

森林里的阳光映射在美丽姑娘的脸庞

面对天心儿的诘问,程颢的脸色瞬间变幻了多次,最后,脸色变得铁青。

羊舌永修看了他一眼,然后说:“由于大长老已死,他是下一任大长老的候选人之一,自然是有资格跟说话的。”

程颢感激地看了羊舌永修一眼。

他的神色自然是被天心儿捕捉到了,她哪里还不明白这是羊舌永修的临时说辞。

由于她根本就不相信李小闲会杀了程乐意,他根本就不认识程乐意。从两人的话语中,天心儿已经判断出是程乐意亲自带队进去的。

很显然,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程乐意的。而且,他能肯定程乐意并没有被抓去。退一步说,就算李小闲真的杀了程乐意,也不可能被人抓住证据。

不过,这里面也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李小闲杀程乐意的时候,被跟随在他身侧的人看到了,所以才会有人指证李小闲。

只是,她从羊舌永修和程颢的反应中已经肯定了自己的推测,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黄思源。

由此,她几乎已经能肯定程乐意的死就算不是黄思源亲自动的手,也跟他脱不了干系。而且,从回来的人口中,她已经知道黄思源的实力陡然间有了大幅提升。因此,他完全有实力杀掉程乐意。

想到这里,她说:“我不认同的做事方式,所以,我也不会配合们的,们请回吧。”

“这么做会把天家置入危险境地的!”程颢如是说。

天心儿猛地逸散出了气势,然后冷声道:“我才是天家的家主,天家的事情我自会负责,不过,我也给们一个警告,们这么做会毁掉暗殿的。”

同为暗劲后期的羊舌永修自然没受到影响,不过,他的心底却是暗暗吃惊。他没想到天心儿如此年纪就步入了暗劲巅峰,看样子,她要不了多久就能进阶化劲了。因为那个秘境被发现,他能肯定天心儿短时间内必定会进入化劲。这一刻,他不由得生出廉颇老矣的感觉。

而程颢就不同了,他还只是明劲巅峰,虽说距离暗劲只有一步之遥,可他毕竟不是暗劲。因此,他只能苦苦支撑。很快的,他的汗水就下来了,衣服瞬间就被汗湿浸湿透了

由于天心儿态度鲜明,加上程颢也快坚持不住了,因此,羊舌永修说:“李小闲是不是无辜,到时候我们自会确认,我希望能好自为之,别因为一己之私把天家的基业葬送了。”

“这话也是我要说的,如此明显的栽赃陷害,们都置若罔闻,暗殿必将毁在们手里。”

说话的时候,天心儿收起了气势,程颢立刻就如蒙大赦,下意识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在衣服上擦拭了一下。

这一刻,他看向天心儿的目光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恨意,天心儿自然看到了,却直接选择了无视。她相信暗殿不可能将天家排除在外的,李家已经没落了。李小闲更是被认定是杀人凶手。

这个时候,如果再把天家也踢出去,暗殿就名存实亡了。而且,她也彻底明白了羊舌永修的目的。他过来就是为了让天家做壁上观,就算她不会参与到追杀李小闲的行列当中,也不要让她为之提供帮助。

她对自己男人的实力是很了解的,虽说李家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可他现在的实力对上一个势力也不落下风。当然,那些拥有多个隐者的大势力除外。

一直跟李小闲呆在一起的她,自然是知道自己男人战斗天赋有多强大,除非是实力足以碾压他,否则,想要战胜他根本就不可能。

拥有阴阳眼的他,任何人都无法在他面前隐藏实力,而且,他还能看清楚敌人的意图。在占据如此先机的情况下,他想不赢都难。

虽说她不知道李小闲是怎么回来的,不过,她却能猜到李小闲肯定又获得了什么奇遇。

以李小闲的成长速度,要不了多久就能达到隐者的高度。那个时候,不是暗殿追杀他,而是他追杀暗殿了。

就凭这一点,就算李小闲不是她的男人,她也不会选择与之作对,更不会赌上天家的未来。

见李小闲根本就没有加入他们的意思,羊舌永修和程颢只能告辞离开。不过,因为目的没达到,两人的神色都有些难看。

羊舌永修还好些,毕竟程乐意不是他的什么人,他们处在不同的传承线上。而程颢就不同了,死的毕竟是他的父亲。虽说父亲死后,他就有可能提前成为暗殿的大长老,可是父亲死的太早,所有的候选人都没有成长起来。

这个时候,不管是谁接任大长老,在暗殿的话语权都无法与父亲在的时候比肩。虽说大长老的排位在所有的长老中最高,可地位跟实力是相对应的。自身实力不够,就算是占着大长老的位子,也发挥不出相应的权限。

离开山寨之后,程颢就说:“长老,难道就这么算了?”

“什么叫就这么算了?我们不是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了吗?”

程颢顿时就不解了,一脸疑惑地看着羊舌永修。

羊舌永修也没有吊他的胃口,立刻就说:“她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却已经跟我们表明了不会出手帮李小闲,就算是帮,也不会以天家的名义帮。”

“她是天家的家主,她的一举一动都是代表天家的。”

羊舌永修摇头说:“来之前就应该明白,她是不可能帮我们的,虽说她要为家族考虑,可另一边却是她的男人,她要是出手帮我们,她的名声可就臭了,一个连自己男人都出卖的人,谁会放心跟她打交道?此,她只能严词拒绝我们。”

“既然这样,我们根本没必要过来啊?”程颢还是表示了不解,不过,他的心底却将先前的对话回忆了一边,于是乎,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羊舌永修不厌其烦地解释说:“我们必须过来,不然,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她的态度,没有了天家的支持,只是孤家寡人的李小闲是逃不掉的。”

“这个时候是不是已经有人去找李小闲了?”后知后觉的程颢立刻就问道。

羊舌永修没有说话,就只是微微点头。

程颢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就问道:“既然明知道天心儿不会出手相助李小闲,我们过来岂不是打草惊蛇?”

“我们就是要打草惊蛇,杀了大长老,自然不可能逍遥自在,我们要让他成为丧家之犬!”说到这里,羊舌永修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寒光。

正如他们讨论的那样,天心儿此刻已经打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都告知了李小闲。

临了,她问道:“不会真的杀了程乐意吧?”

“首先我不知道谁是程乐意;其次,就算我知道他,也遇到了他,可我有什么理由杀掉他?第三,退一步说,我就是杀他,也不会让人给抓住把柄。所以,这件事只能是黄思源弄出来的。他的实力上来了,自然想要退房那场比试。还有就是,他对下一轮比试没有必胜的信心,只要能干掉我,他就十拿九稳了。”

“喂,这是无视我吗?”

“好吧,我说错话了。”

天心儿也知道自己跟两人的差距,因此,她刚才的话更像是在撒娇,见男人如此爽快的道歉,她立刻就问道:“我能帮什么?”

Tags :